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2

新年 ‧落單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年我和大我兩歲的表叔都是畢了業從澳洲回來不久, 一塊兒擠在祖母在灣仔的小單位裏。灣仔太方面,我的朋友不管我在不在,經過都會來呆一下。老同學以熟賣熟,扒完龍舟完全不客氣的上來梳洗。

新年了,我祖母的輩份高,年初一二都不會外出,只在家裏等著人來拜年。一大群人剛散去,剛想著閒一下,透一透氣。才半晌,門鐘又響了。真在奇怪誰在那個時間來。打開 Continue reading

皇后大道西(攝影漆黑)

皇后大道西的一個店子關門了,順著已清空的店子向上看,全幢5層的唐樓都是一片漆黑。自己住的地方傍邊的海味店,過年後要關門了,全幢樓又將是漆黑一片。

有一位攝影師朋友,他最近愛照夜裏的燈,我想,我會照的是漆黑的一片。

由菜販賣小狗被罰說起

1月6日新聞: 女菜販當街將撿來的初生小狗當餸菜賣,被判罰款$2500。愛動物網民一片驚呼,說罰款太輕,太不尊重生命。我看這則新聞感覺是混亂的:我愛動物, 那菜販不理那軟得像一堆棉花一樣的小狗能否呼吸,將牠的鼻子貼著膠袋的裝進去的鏡頭是絕對震撼 - 那種將生命物化的原始/坦白呈現,在這個慣性將痛楚/暴力隱藏的城市, 如非在濕街市的活魚生雞檔,已是難見。如今在網友的實地攝錄裏見到,好久不能平復。另一方面, Continue reading

貝貝及其他 -2012年聖誕, 有人記起了他的名字

1. 2003年11月2日發現在新界元朗山貝河有鱷魚出沒,最後於2004年6月10日被漁農自然護理署所設置的捕獸籠捕獲

我們沒有問過牠的意願, 便給了牠一個名字叫貝貝是寶寶貝貝的意思,但我們沒有體恤這「寶貝」愛生命、愛自由的意願

天天的報導也沒能讓我們有明白牠那超過半年的苦鬥… 牠被判 一世的隔離 囚禁在一丁方大的透明箱子裏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