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2

端午喝杯雄黃酒

 

在歹毒的艷陽會取替春風的一個節令,我收到友人喊失戀的電郵,以下是我給她的回覆:

So you’ve just become a woolie (woman out of love)?摸摸, 哭哭便好,  感冒菌都是這樣的,  學好對付一種, 新變種又來….最重要的是能好過來……將來的事,將來才算,在過中能認識自己和分辯那些「菌樣」多些便是好,人生不能無菌……
端午嗎……去喝雄黃酒解解毒吧,或上網看徐克版 青蛇…..破口大罵 裏面許仙那模樣男人的「菌樣」(男的女的都有菌樣, 此戲是男的, 不是歧視哦)….看到青蛇殺許仙的時候, 大聲喝道: 好, 妹子殺得好!!!!乾杯!!!!活該!!!!
當然法海更可恨, 全都是法海的錯, 錯在以為自己真是益生菌….活該被青蛇在往後的日子玩弄千年……就這樣…

摸摸 安安……

喝雄黃酒去

City Permits 花園中的城管(哪有自由嘢)

The Toronto Islands with only 15 minutes from the city centre are designated as parkland. People flood there during holidays and weekends to be free from city hassles and to be with nature. But could they?

多倫多列島離多市中心只有15分鐘船程,是市民於假日和周 擺脫都市親近大自然的地方。但那兒真是樂土?

既然情人節有人談到花田性事(花是性器官), 還說那些是stigma那便將話題說開…._情人節人類的商品花不但是對出產地那兒侵害和剥削, 對花亦是, 人類管其甚麼時候盛放, 但盛放時已被剪枝, 不容交配_

Continue reading

It Rains

It            rains.

It        rains on me,    

          rains on me,

         rains on me…

It       rained,     and rained,     and rained on me

on me….

dripping

all wet.

《傳說我城》的前世今生──從故事坊到故事書

雄仔叔叔與傳說我城

載於: http://www.hkac.org.hk/en/artslink.php?aid=364

artslink 2012年6月
電影《月滿軒尼詩》用一條大街分開男女主角,車水馬龍,橫渡不易。在現實裡,灣仔告士打道的十四條行車線,不單華麗麗的將灣仔割裂,也象徵性的將香港社會一分為二,並分了軒輊。臨海那邊有思想、有文化、有紀律、有制動權、有閒情(錢);另外一邊則是雜亂的、貼近身體需要的,座落著住宅、紅燈區、小酒店、街市、麻雀館和小店舖。連接著兩邊的,只有架空天橋,沒有便利的地面過路設施。走過去了,也是被二元配對包圍,創作人 Continue reading

香港島像一只靜默了的青蛙

9/6/2012 動物崇拜默想禱文

聽濤雅苑,一個貼近大自然的名字,那兒天海一色,還有水榭庭臺,湖光樹影。然而,大自然只能是用來招來和消費的影像,不能入屋,不能發聲。城市人搬進了原本的郊外,還是用牆圍起了自己,將自己和自然劃分界線,撇除自己於大自然之外,還變成主宰。初夏的蛙鳴,是青蛙短暫求偶的叫聲,卻惹來了住客的投訴,讓管理員連夜搜索,即捕即介, Continue reading

當鳥兒撞上了……玻璃

雨  驟來

街上彈出了朶朶雨傘

鳥兒  雀起 疾飛  急尋遮蔭

那是一間新開的館子,玻璃「熨」門通透得像不存在

裏面 鳥兒 看得一清二楚

我們也看得一清二來

灰紅的鳥兒 摔在剔透的玻璃門外

眼睛一眨一眨 卻站不起來

這身軀很輕 我輕輕的將牠放在袋子裏 去尋找奇蹟

卻沒被善待

沒有了感覺的爪子 撐不起那細小的身軀

生命的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