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澳上的小紅屋

這小木屋裏面住的是一位86歲的鍾婆婆。她一個人守在這個曾經是漁村的地方,從前她不是一個人。現在兒女都移民到荷蘭去了。她也去過,但不喜歡,不適應。回來了,還是待在這片熟識的海傍邊。可能都習慣了分開,她說她的兒子們很少打電話回來。她端著一碗稀粥,坐在屋外的樹傍,唏噓的說著。村子的人都走了,沿著路走只踫到一個跟她的頭髮一樣短的另一個婆婆,算是她的伴兒吧。

她知道這兒有巨變將臨,這兒有很大的機會被發展成一個旅遊區,有酒店,有艇會。她說沒所謂,發展了她便可以上樓。

她真的愛上樓嗎? 

這是鍾婆婆留給我的其中一個問號。她知道上樓那些地方會沒有海,沒有樹,沒有空間,也沒有回憶的地方嗎? 

也許她知道。

她現時是壯健的,一個人在海邊便是每天每天的過。我在想,親人都疏離了,地方也荒蕪了,她那兒來的過日子的能量?

將來呢?離開以後,是不是會一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