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盒子來守法

還在擔心外傭居港嗎? 法例擺在那兒,有法不依才是長遠來說的大損害。人多了,如何面對只是技術問題,想想辨法總能解決。換個方向想,這可以是全面撿討人口政策和社會建構及配套的好時機。
香港倚著外傭,所以社會沒有照顧性別和家庭的需要的配套,工作的地方一直沒給孩子帶在身邊的設施與寬容,香港也從沒有足夠的扥兒設施,也沒有足夠和安舒的老人服務。香港一路以來,都是藉著本土女性放下家中的傳統關顧的角色來增添經濟成績。當這個地方將女性的傳統責任往外來的女性身上推,來逃避這個地方在各方面需要的和應有的服務。當不少國家可以有一年及以上的分娩假期,她讓媽媽們留在初生嬰兒身邊褓育出高智商和情商孩子,但香港的產假就是少得可憐;在這兒,奶爸只是開開玩笑的調侃語。香港的性別形勢就是落後。

香港政府就是這樣,將原本要花的公共開支推到私人的花費去,養大了我們的盈餘儲備。但亦同時做成對低下階層,僱不起外傭的家庭的歧視,其中的女性更要負上深沉代價。當照顧孩子和老人的擔子都是落在她們身上時,她們只能每天疲於奔命,哪會有一息閒暇可以改善本身的經濟條件,或照顧自己的身心。這個不平等的設置,一早便應該重新審視。

若然真的沒有了外來的家務助理依靠,與其是看成是可以看成是「危」,也可以看成是讓香港成熟過來的「機」,催化真正的社會轉型,真正平機。
如果說那些留下來的會跟港人爭奪飯碗,上文說過很多現在從缺的服務早應發展成為社會系統的一部份。要成立或發展服務,人手自然是需要。新成為居民的自可以是生力軍。另外,我們的醫護人手一直不足,早已在其他地方受訓的亦可從新培訓補上。人家政府用多少銀和時間培訓了專業人員,如讓她們學有所用,是賺了。

另外,一個多元文化社會是活潑的,精彩的,敏銳的。。。香港從來都是移民城市,也廣受人恩。學的應該不是把門關上,而是跳出盒子來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